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发现目标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万众瞩目下,漆黑的空间裂缝中踏出一只脚掌,约莫有房屋大,穿着黑色官靴,似一脚能踩踏整个南广场。它出现后,恐怖气势愈发强烈,形成肉眼可见的风暴漩涡。

    随后——

    脚掌主人身体显露越来越多,最终一尊身高百丈,擎天立地的老者降临南广场,背后的空间裂缝消失,但缭绕周身的罡煞,强烈的宛如十二级飓风,化作龙卷在空中肆虐。

    下方一些建筑都被吹翻。

    在南广场恭迎大人物降临的,修为最差都是元婴境,在这种威势笼罩下,竟连跪都跪不稳,扑通扑通的匍匐在地,唯有精英及以上学子还能保持单膝跪地姿态。

    念平生,翟青鸾,任娇,玉玲珑也坚持不住,朝身影跪下。

    但双眼,直勾勾看向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面容阴厉,脸颊消瘦,眼睛狭长,鼻如鹰钩,一副如狼似狈的模样,即便没有恐怖气势镇压南广场,单纯看他外貌也知道此人是阴狠枭雄。

    他就是【葬天狱主】秦简,皇家学院第一代副院长,创始人之一!

    他是货真价实的上古强者。

    “恭迎老副院长大人归来。”在一名学院高层带领下,广场师生齐声呐喊,有敬畏,有激动,还有百日憋屈得以发泄的爽快,似看到秦简就看到了光明。

    “叛逆苏真何在。”秦简声如洪雷。

    “启禀老副院长。”那名学院高层,面目狰狞,咬牙切齿道:“那家伙犯下大错,知道学院不能久留,已经离去,据可靠消息目前藏身大荒州妖兽祖庭。”

    “妖兽祖庭?”

    秦简眼睛眯成一条缝,阴芒四射,寒意刺骨。

    这地方他当然知道,那个老东西来历神秘,第一代院长很早前就警告过他,即便跟海妖皇,光明王,大祭司发生摩擦,也不要跟万妖之祖交手,他的背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躲进哪里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副院长大人,这百日九州发生异变,七大镇魔地遭损坏,有灾劫与苏真交手,听说前段时间叛逆苏真跟海妖皇,在北海与一头八臂水猿打过。”那名学院高层,看出秦简有顾忌,提出这件变故。

    秦简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镇魔地?

    镇压在那里的东西,可不是好惹的。“帮老夫联系万重楼。”秦简发话,既然小畜生苏真躲进妖兽祖庭,想以雷霆手段将其灭杀不可能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他这具最强法身不远亿万里,从外域寻宝中归来,对无尽大陆最新情报严重缺失,先

    从万重楼那里搞一份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学院高层领命。

    秦简虚空踏步,周身缭绕着飓风,龙卷等具象化的恐怖威势,朝学院深处走去,官秋生办公的场所,他才是第一任主人。他走后,威压消失,跪了一地的导师学生纷纷爬起来,念平生,翟青鸾,任娇,玉玲珑,还有猿霸天都站起来,那些当初站在他们身后,要跟官秋生,司空明镜做对的学生,重重舒了一口气,有劫后余生

    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都怕报复。不过还好,正如念平生猜测的那样,在秦简眼里他们就是蝼蚁,连瞥一眼都不值得。当然,念平生认为这其中也包含人数太多,当初遭第一盟迫害的学生不少,有些怒气上头跟着站队,形成分庭抗礼局面

    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学生,秦简必有顾忌,不敢一杀了之。

    “学长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翟青鸾问。

    念平生看向大荒州方向,平静道:“该来的已来,党魁很快会收到消息,不用咱们操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葬天狱主】秦简如约降临的消息,像插了翅膀般迅速传遍九州大地,茶馆酒楼,街头巷尾都议论纷纷,讨论着事情后续发展,还有好事者制造话题,羞辱苏真是缩头乌龟,想利用舆论压力逼他出来。

    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天下武者都期待着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大荒州,妖兽祖庭,绵延无际的山脉群中,一座风景秀丽,植被茂密,环境幽僻的山谷中,落叶纷纷,杂草茂盛,还有些小兽鸟虫在此作窝。

    一派祥和幽静。

    但如果仔细看,能发现有块茂密草堆似人形,一阵山风吹来,露出半张人脸赫然是闭关近百日的苏真。他没有一点气息,胸膛都不起伏,似老僧禅定,坐化成石像。

    衣服,鞋子在潮湿山谷中,已被腐坏长出苔藓,蘑菇。

    可他皮肤隐有流光转动,气劲环绕,即便是缠绕力极强的荆棘藤蔓,都碰触不到他皮肤分毫,他似跟山谷融为一体,又像是超然于外,同时在命运长河的修炼到达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浩瀚无垠的命运长河——

    光明宫,密室。

    泰坦,髑髅,冰霜,烈焰,紫雷,罡风,暴雨,大雾,地裂九颗圆球被剑气刺穿,钉在地上,任凭力场,黑煞,寒潮,神焰,电弧,罡风,雨雾交加,没有丝毫挣脱迹象。

    苏真盘膝前往,目不转睛的看着外界。

    外面。

    一张古琴拨弦奏响,吸引来一条条道韵法则。

    “只差最后一种了。”苏真心情不错,此番修炼速度远超他想象,平均十几天捕捉一条合适道之法则,效率高的出奇,这跟运气有关系,代表这段时间他气运不错。

    “应该跟北母宫之行也有关。”

    苏真暗道。气运,看不见摸不着,唯有当年在永恒国度化龙道场里,气运显形过,证明此物真实存在,并且随着得到奇遇越来越多会逐渐壮大。苏真从不放过任何奇遇,还屡次冒险,频频成功,气运无形中已成长到

    恐怖地步,尤其是这次北母宫之行,收获抵得上前面百年总合。他猜测,就算现在自己去荒山野岭,跳崖自杀,都能被树枝挂住,然后在山洞里捡到法宝。

    世俗常说‘命’。

    命是天生,更是靠后天不断改变的。“嗯?”正思考着以后是否还得加强探险找奇遇,苏真像是发现什么,眼神瞬间变锐利,锁定长河深处,在他的注视下,一团毁天灭地的东西快速接近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