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七十章 七条大道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场大战结束。

    朝廷派:君御真,兽州王,李烈堂法身皆被毁,李烈堂还差点搭上两具。灾劫派:魅夫人,赶尸长老身死,阴影王囚禁在乾坤八卦炉里受菩提树渡化,陨落无非是早点跟晚点的区别。

    双方现存——

    君御芊,魔僧。

    此二者都没受伤,可后者失去离开无尽星域的机会,面对后续朝廷的报复,生命周期已进入倒计时,此刻怒火中烧,阴森狰狞的盯着苏真一行,满肚子怨恨。

    他恨苏真,万妖之祖等作壁上观,只要出手相助,他肯定能安然逃离无尽星域。

    现在全完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不让我活,你们也别想好过,今天贫僧就让妖兽祖庭从大陆上除名!”魔僧暴吼连天,九百丈金身踏步,朝苏真,万妖之祖,光明王逼近。

    万妖之祖:“拦住他!”魔僧要把怒火烧向妖兽祖庭,拉祖庭成员垫背,即便不能彻底踏平,根据其展露的破坏力,一半祖庭化灰烬还是很轻松的。那是万妖之祖的家业,他绝不允许此事发生,更何况祖庭里还藏有大秘密,关乎

    万兽仙殿。

    苏真不说二话。唰唰唰唰……七条大道法则在背后浮现,分别是众生,众恶,天下,儒释道,虚空,星辰,凶兽,从虚空大道开始,威力有质的变化,远处的君御芊黛眉微皱,俏脸露出诧异,似没料到苏真境界提升如此快

    ,短短一年,已是道藏第七重,又似想不通大道法则为何有媲美元神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还在疑惑。

    苏真已跟魔僧交手,双手横推,大道化神通,一条银河匹练率先挂去,随后擎天龙魔现真身,天楼盖顶,三法相镇世,面对这种程度的攻击,魔僧看都不看半眼。

    他用肩头一撞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苏真的大道神通尽数崩碎,连带道之本源都受影响。

    换成其他道藏人祖,早已境界跌落,但苏真有不死血脉护身,阴魂重生都能做到,何况修复大道法则,所受影响微乎其微,唯一问题就是拦不住魔僧。

    “天地大熔炉!”苏真催动虚空大道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那尊矗立乾坤中,壁刻鳞族万兽,学子精英,内有黑焰升腾的炉鼎现身,即使金佛身高九百丈依旧被困在炉鼎里。

    苏真心念一动。

    鼎盖紧闭,黑焰升腾,熊熊燃烧,炉炼魔佛。

    这黑焰苏真有亲身体会,强如书绛尘,崔殷功不敢碰触半分,副院长官秋生如避蛇蝎,可在金佛面前跟山涧清晨湿润的空气一样,张嘴一吸,黑焰尽落腹中。

    然后张嘴一喷——

    “汹!”

    黑焰如柱轰在鼎壁上,直接把炉鼎打穿,金佛踏步而出,居高临下,杀意凛然:“刚才给你选择你不选,现在跟我做对,贫僧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。”

    右掌张开,朝苏真抓来。

    苏真以第六种大道神通‘万里星穹’抵挡,漫天星辰浮现,化帝流浆坠落,金佛右掌如遮天蔽日的防护罩,帝流浆落上一点痕迹都留不下,眼看苏真就要被抓住。

    苏真催动最后一种大道神通。古噬人鲨,沧龙,夔,狮鹫等纷纷出现,携带的蛮荒时期的凶悍气息,即便时隔数万载岁月,依旧让在场震惊,金佛眼神微变,似看到熟悉的场景,万妖之祖更瞳孔骤缩,这些凶兽曾是他在万兽仙殿的朋

    友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随着‘哞’的巨吼,一头远古镇狱神象现身,它比最高的雄山还庞大,鼻子如最长的江河,四肢是通天神柱,脊背宽大厚实,佛掌正好盖中。

    轰隆声巨响。连洪荒巨龙都难以抗衡的佛掌,竟被镇狱神象硬生生抗住,代价则是其背部肌肉震裂,椎骨产生大量裂痕,镇狱神象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伤?它奉神王命令镇守地狱时,再恐怖的魔神都得臣服于它,面对金

    佛的攻击,象鼻朝佛身席卷而去,有种鼻子伸入浩瀚星空,卷走亿万里星河的震撼感。

    象鼻如五爪金龙,缠住金佛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却让魔僧暴怒,若非君御真拼死咬他咽喉,极乐天国怎会崩塌?苏真故技重施,令他眼睛都红了,低吼声,双臂发力撑开象鼻缠绕,双手向前抓去,分别攥住两颗象牙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凭你也想跟贫僧做对?差得远,给我滚!”

    金佛奋力一抛。

    体形庞大如山岳,全面超过金佛的镇狱神象,直接被抛飞起来,距离地面越来越远,最后化作一颗流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苏真的七条大道全破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弱而是魔僧太强,君御真,兽州王拼死才断掉其逃生希望,足以证明其战力恐怖,苏真以道藏七重能跟对方有来有往的打几个回合已够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这点从君御芊表情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当看到‘远古镇狱神象’现身的那一刻,君御芊美眸缩成针尖,似不敢置信,古噬人鲨,沧龙,夔,狮鹫等虽震骇,尚且不如苏真早就暴露的八臂恶龙来的强。

    可连远古镇狱神象都能召唤,这就超乎想象了。“他到底什么来历,短短一年,连冲两级,第二条大道法则里竟包含镇狱神象?我跟楚歌闲聊时,曾听他说起过,上古绝迹的生物,实则在命运长河里都有存留,待到合适时,便重现于世间。楚歌曾亲眼见

    过一头灭绝的沧龙,当时他已是元神二重天,依然表示,从沧龙身上感到威胁,放弃了捕捉念头。苏真以道藏境,抓了一群灭绝凶兽不提,连远古镇狱神象都捉到?”

    君御芊眸子里写满惊震,全然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但此刻。

    她有些明白为何朝堂上,陛下屡次表现出对苏真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家伙跟反叛势力沆瀣一气,给朝廷造成些许麻烦是真,但其身上秘密更大,自大乾王朝创建以来,真没有比他更神秘,更令人看不透的存在。

    君御芊都对苏真起了好奇心。要知道,她出身墨府,看尽人间冷暖,修成毒妃,入驻内阁,官拜一品,城府无比深,能让她起好奇心的已经不多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