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九十五章 家族内斗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独孤水身材修长,眉目清秀,偏向女性的阴柔,很好的遗传了他母亲‘魅巫族’的血统,在颜值方面当属兽州王府最高。

    作为二公子,他地位很高,尤其是近年得到兽州王欣赏,隐有威胁到独孤野的态势。

    一山不容二虎。

    独孤水还不算虎,但是一头巨狼,一头能跟猛虎分庭抗礼的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府,后院。

    自梁帝妹妹被兽州王斩杀,主母殿空置良久,兽州王每晚待的地方便是独孤水生母‘魅燕儿’的偏宫,名字叫‘碎玉轩’。

    这日。

    碎玉轩栽种的两株美人树盛开,粉色的花朵如海洋般装点着庭院,下面的石桌铺满一层,宛如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一对年轻男女正从房中走出。

    男的一身锦袍,样貌阴柔,身材修长,女的柔若无骨,婀娜多姿,散发着勾魂摄魄般的诱惑,一双桃花眼真能把魂魄勾了去。

    二者边走边谈。“水儿,王府里地位高的一共有十个,独孤赋,独孤影两脉愿意追随咱们母子,昨夜我跟王伯谈了一宿,他也同意推举你,剩下的几条大脉各自为战,都想自己登基大宝,成不了气候。今天你把他们逐个击

    破,在家族站稳脚跟后,再联系青州王他们,联名上书,让陛下册封你为新任兽州王。”

    女子声音软糯,脸颊绯红,眼含春水,似刚经历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母亲放心,独孤野那家伙这时候失踪是天赐良机,孩儿一定把握机会,把兽州王宝座牢牢抓在手里!”男子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,胸中似有大气魄要释放。

    女子是兽州王最宠爱的妃子‘魅燕儿’。

    男子则是她独子‘独孤水’。独孤水说完看向母亲,伸手将其揽入怀中,非常有悖人伦的揽着魅燕儿的腰肢,另一只手则朝下探去,脸上露出陶醉的享受,同时眼里闪过一道阴芒,阴森十足道:“王世坤那老狗仗着是父王心腹,执掌王

    府管家数千载,竟敢提那般非分要求,连母亲大人都敢碰!等我坐稳宝座,第一个杀的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嘘,噤声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魅燕儿将手轻轻放在独孤水嘴上,娇滴滴惹人怜道:“我付出点什么没关系,只要你能登上宝座,王伯对咱们还有用,暂时不要碰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独孤水拿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魅燕儿又复想起什么,叮嘱道:“还有啊,你这坏东西窥视我已经很多年,以前有你父亲,你不敢乱来,刚才已经满足你,这段时间你可得规矩,万一传出去,朝廷那边可是很看重这些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大人放心,谁敢乱嚼舌根,孩儿就杀谁!”

    独孤水阴邪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在独孤野阴影下隐忍这么多年,为母相信你,你先去忙吧,今日在王府立威,做的漂亮些。”魅燕儿从她亲生儿子怀里挣脱出来,像热恋中的情侣般,有些不舍,但又很抉择的让情郎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议事大厅。

    兽州王府核心重地,只有发生重大事情时才召开,以兽州王为首,家族嫡长子一脉,六大支脉,还有大总管王世坤,府兵统领伍海都要聚集。

    今日,议事大厅已坐满人。

    正手位那高台上的赤铜龙椅空着,下方两排太师椅,除最左边第一位外其他都有人。

    其中以右手边第一位为尊。

    这是名银发老者,面容阴厉,皮包骨头,身穿奢华大氅,即便是春夏交接之时天气闷热,以他为中心方圆数米都冷如冰窟。

    他叫独孤逝,是跟兽州王同辈分的老古董。

    因在上古时期误服‘寒心鬼草’,成为半人半鬼之躯,寿元得到大幅度延长,可其已不属人间道,家族的魂碑上他都留不下烙印,一身修为是道藏巅峰。

    由于‘寒心鬼草’的缘故,他年轻时就失去生育能力,唯有脱胎境时留下的血脉。

    脱胎境诞下血脉跟普通人没区别,也导致独孤逝的后代是王府最差的,近万载过去,他的嫡系晚辈里天赋最高的是第八十四代玄孙,也就是站在他背后的那名青年,境界也不过区区元婴初期。

    不过独孤逝本身厉害,加上资历老,唯一跟兽州王同辈,树大根深,在王府地位非常高,影响力巨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剩下的五个分别是——

    坐在左边,明显已结盟的‘独孤赋’‘独孤影’,前者是兽州王第七十八子,后者是兽州王远方侄子。独孤赋仪表堂堂,身穿朱子深衣,有学者气质,他生母是兽州王随意宠幸的一个小女修,早就化作黄土不知多少载。独孤赋成长过程中没得到任何资源,能做到王府八大脉之一,靠的是自身努力,他是道

    藏三重境。

    他修书道。

    跟大荒州最高学府‘凌霄学院’前任院长‘丁剑南’关系很好,一手书法被誉为兽州第一。新院长空降凌霄学院,独孤赋前去拜会过,但关系明显没有前任好,也因此,他在兽州的影响力无形中遭到削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旁边是独孤影。

    这位支脉之主一身精致玉甲,手里把玩着一盏玉壶,大拇指戴着极品祖母绿的扳指,头上发冠亦是玉指,看得出来,他很喜欢玉器。

    家族就有人称他为‘玉少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七十八哥,玉少,世子殿下消失,王府群龙无首,咱们共同商议推选临时家主,理应有德者居之,带领家族走出困境,结果公仪尚未开始,二位就抱上碎玉轩那边的大腿,是不是过了点?”

    一道不满声响起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满脸横肉的男子,他坐在独孤逝身边,周身火焰升腾,跟独孤逝形成冰火两重天的局面,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他叫独孤鎏。

    兽州王第九十个孩子,生母是拜火教余孽,踏灭拜火教后里面紫色不错的女教徒被分刮,兽州王抓了一批,其中部分给他留下子嗣,就包括独孤鎏。

    但独孤鎏从来不承认,奉养母,王府一位没有子嗣的嫔妃‘张氏’为生母。

    他是道藏五重境。

    论天赋,能排王府前五,一直不服独孤水,认为前者是资源好,换成他能做的更好。这次争夺大权,他是最先站出来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