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九十六章 滴血的头颅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世子不在,当以二哥为首,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独孤赋瞥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,七十八叔好大的肚量,咱们都是一家人没必要遮遮掩掩,小侄问你,你难道对王位不动心?爷爷陨落,大伯消失,大家在同一起跑线,谁都不输给谁,为何不争?”

    最末位的一名青年开口。

    他长得有些阴暗,眼睛狭长,鼻如鹰钩,一副不是善茬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叫独孤风,是在场唯一的三代弟子,是兽州王一个早就化黄土数千载儿子的孩子,他生母是头银月狼,修至元婴境化作人形来到平妖城,结果被他生父看中。

    其生父天赋很差,修为才凝煞境,在王府跟一枚尘埃一样,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不过终归是兽州王的儿子,看中银月狼后命人将其虏之府中奸淫,他活该短命鬼,以凝煞之躯天天流连忘返银月狼身上,终是耗尽寿元早早死去。

    可银月狼也怀上身孕。

    在诞下独孤风后,银月狼便自杀结束屈辱,独孤风属于‘野孩子’,一点点成长起来,在王府受尽冷眼,可他意外觉醒银月狼血脉,修为突飞猛进,直至成为三代里唯一修到道藏境的存在。

    独孤风性格扭曲。

    在王府里,除兽州王外,连独孤野都不愿意招惹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杂种懂什么?”把玩玉壶的独孤影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太师椅的扶手被捏碎。

    独孤风脸色瞬间阴沉,双眼死死盯着独孤影,杀意弥漫出来:“你在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你半人半兽,不是杂种是什么?”独孤影毫不在意,换成以前他肯定不跟独孤风冲撞,可今天他要捧独孤水上位必须立威风,对于独孤风他早就看不顺眼,正好拿他动手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狂暴的能量从独孤风身上席卷而出,化作一头银色巨狼冲向独孤影,后者轻叩玉壶,壶嘴里喷出碧霞将巨狼化解,但两股能量碰撞产生的风暴,还是摧毁了大厅里许多摆设。

    后面各自站着的晚辈,东倒西歪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一怒就露出半身畜生血脉,还不是杂种?”

    独孤影继续冷笑。

    独孤风还没暴怒,一道沙哑声音响起:“老夫半人半鬼,按照你的说法也是杂种?”

    独孤逝看向独孤影。

    对于王府现存辈分最高的老家伙,独孤影倒是挺客气,道:“侄儿没有冲叔父的意思,但王府正遭受史无前例的危机,应齐心协力渡过,叔父跟我一样都非兽州王血脉,可比觊觎这个王位?”

    “你们太年轻,做事不稳,我怕你们把兽州王府带入深渊。”

    独孤逝一副倚老卖老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王府十脉,王爷为主脉,独孤野为嫡长脉,其他六个支脉,论这些年的发展叔父一脉好像连前五都排不进去吧?叔父年龄是大,可在做事方面,连小侄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独孤影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独孤逝重重冷哼:“老夫万事以家族为重,资源全都上缴王府,你看不清这点,敢对我论长论短,你有什么资格?”

    独孤影还没说话。一道阴柔戏谑笑声从殿外传来:“叔父真是好厚的脸皮,你仗着资历老,占据除父王跟独孤野外最好资源,仅仅你名下矿脉就有四百八十二条,比我们其他人加起来都多,可你上缴资源却最少,赚的钱都去

    哪了,叔父没数?”

    伴随着声音,一名锦袍青年走进来。

    赫然是独孤水!

    在他身后有名老者,是王府大总管王世坤。“你对误服‘寒心鬼草’耿耿于怀,一直想弥补,所有资源都拿去兑换丹药秘法,紧紧跟丹塔交易,你一年就能花掉两百条矿脉总产量。丹塔之主乾无极以前来王府座客数次,明面上是拜会父王,实际哪次不

    跟你单独见面?让你做兽州王,整个王府都能兑换成他物,解决你身体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独孤水坐到左边第一张椅子上,正冲着独孤逝,嘴角微翘,玩味十足问:“我说的可对?叔父。”

    大总管王世坤站在他背后,束手而立很恭敬,可看向独孤水后脑的眼神,藏着着另一种蕴意,似跟独孤水一样玩味十足。

    随着独孤水的到来,家族会议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独孤逝没跟独孤水在这问题上嚼舌根,而是看向对方背后的王世坤,脸色阴沉道:“王总管,世子殿下的魂灯还没熄灭,你站在独孤水身后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老爷心血是兽州王府,而不是某个人,老奴使命是保全王府,谁能在这时候帮王府挺过难关我就辅佐谁。”王世坤抬起头,声音平静,模样非常忠诚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独孤逝冷笑声,不知是嘲讽王世坤,还是嘲讽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每个都冠冕堂皇,正义凛然,可谁不是利欲熏心,想获得最多的利益?即便甘愿当陪衬的独孤赋,独孤影,无非是因亲自争斗胜算太低,站队独孤水才能把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“好了,废话不多说,平妖城乱成一锅粥,王府内也不得安宁,这种乱象得结束了,今天不管如何选出临时家主,我独孤水愿承担责任,带领家族渡过难关,我说完了,谁支持,谁反对。”

    独孤水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“我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独孤赋,独孤影表态。

    独孤逝冷哼声,还没开口,独孤鎏倒是皱眉问一句:“伍海去哪了?”

    除独孤本族外,在王府拥有影响力的还有俩,一个是在现场的大总管王世坤,另一个则是府兵统领伍海,对方应该在场,为何到现在还没出现?

    “估计想等结束后再出来,跟那群供奉一样,墙头草,两边倒。”

    独孤风道。

    供奉作为王府相当强的存在,自然很受重视,在场都拉拢过,可那群家伙很狡猾知道无论谁继任兽州王都得继续讨好他们,压根不掺合,等结束后表态最安全。

    这伍海可能就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此刻在王府大门前,伍海的脑袋正被身穿三爪龙袍的独孤野抓在手里,脚边是一具无头尸体,脖颈处鲜血喷涌,染红周边地面。伍海死不瞑目,瞪大的双眼,似预示着他死时,遭遇了某些不敢置信的事情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