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九十八章 骨碌碌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议事大厅里气氛凝固,宛如一张无形弓弦,有近乎崩断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老夫反对。”

    独孤逝率先站出来:“论辈分,论年龄,论境界,论资历,老夫都是家族仅存,你们一群后生晚辈继续过逍遥日子便是,这种责任由我来担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把整个家族中饱私囊?”

    独孤影冷笑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独孤逝鼓荡真气,以他为中心一团湛蓝色的寒冰朝四周扩散,同时面前凝聚一只寒冰手掌拍向独孤影,后者搓动玉壶,喷出碧霞抵挡。

    二者碰触——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伴随着巨响,碧霞被击碎,紧跟着是啪啦的脆响,独孤影手里的玉壶碎成数般,他本人感觉寒气侵体,一咬牙运动逼出来,坐下太师椅瞬间结冰,顺着往地面蔓延,大理石地板都冻裂。

    独孤影咳嗽两声,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在硬实力方面,他远非独孤逝对手,或者说整个家族除了兽州王,独孤野外,第三强者就是独孤逝。

    “议事大厅内禁制动手,叔父在违背族规?”独孤水静看着这一幕没有出手,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,他在支持者方面有绝对优势,根本不畏惧独孤逝。

    “想要做族长得先服众,我建议摆明条件,咱们看个人能力。”

    独孤鎏道。

    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家不可一日无主,都火烧眉毛了哪还有时间说条件?直接举手表决,我推算二哥独孤水做新家主。”独孤赋给独孤水站台。

    “我也支持。”

    独孤影逼出体内寒气后脸色好看些,他恶狠狠的盯了独孤逝一眼,举手表决。

    独孤逝,独孤鎏,独孤风都不表态,他仨各自为战一旦举手就是输,独孤风阴森邪笑道:“你俩捧独孤水臭脚,不知私下谈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合作,推蝇营狗苟之辈做家主是辱没王府门风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老夫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独孤逝倚老卖老。独孤水看向三人,嘴角始终翘着,似一切始终在他掌握中:“当家主有三大条件,境界高,威严高,还得子嗣旺盛,叔公你早没繁育能力,后代天赋最高是元婴境,就算让你当家主,等你寿元耗尽时,挑选

    新家主是不是还得闹风波?更何况,你误服寒心鬼草,半人半鬼,想晋级元神绝无可能,你当了家主也不能服众。”

    独孤逝脸色变阴沉,但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境界最高,但半人半鬼之躯已绝元神道路,除非他先解决此麻烦,然后子嗣方面是硬伤,他的后代完全跟兽州王的不是同一层面,真有一日他驾鹤西去,子嗣只会得到无尽麻烦。

    “独孤风。”

    独孤水再看向在场最小辈分的,戏谑嘲弄道:“你厌恶别人喊你杂种,但你有银月狼族血脉无法掩盖,试问九大异姓王哪个连血脉都不纯?你就算做了家主,朝廷会册封你为新的兽州王?”

    独孤风脸色同样变阴沉。

    独孤水看向最后一位:“独孤鎏,你条件倒是不错,但跟我争是不是差了点?你现在辅佐我,我允诺给你独孤赋,独孤影同样待遇,否则别怪最是无情帝王家!”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独孤鎏脾气火爆,最不能忍威胁。

    “是有怎样。”

    独孤水放开境界,超越独孤鎏三层的境界,强行压下那座即将爆发的火山。“独孤水,看来你完全没想谈判,真以为有两个狗腿就鼎定乾坤?”独孤逝气势放开,湛蓝色寒冰肆意蔓延,覆盖整座议事大厅,独孤水的真气被冻回去,他扭头看向身边两位,道:“咱们三个之争先放一放

    ,联手做掉独孤水,此子不死,咱们都是输家。”

    有带头就有底气。

    独孤鎏,独孤风立刻跟独孤水一方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论战力——

    独孤逝碾压独孤水,独孤鎏,独孤风跟独孤赋,独孤影平手。

    “叔公要在议事大厅动手?”面对这种局面,独孤水依旧表现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都想弑杀同族,还不允许老夫反击?”独孤逝气场笼罩对方,准备随时发出雷霆一击,面对兽州王位的诱惑,谁都不能保持冷静,屠戮同族算什么,只要能一步登天,就算把族人杀干净都无妨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浑厚气场横插进来,把他对独孤水的锁定化解掉。

    独孤逝脸色微变,猛地抬头朝独孤水背后看去,看着那名低头垂手的老者,阴声道:“王总管,我们独孤家族内部事情你也要插手?”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王世坤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一刻,大家才发现王世坤竟跟独孤逝同样境界,这个王府老人隐藏得够深。

    “老奴忠心于王府,谁能帮王府渡过难关就帮谁,二公子最符合条件。”王世坤声音平静,说话时头都不抬,似乎对场内气氛没兴趣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知道,一旦动手,这家伙绝对是大麻烦。独孤逝眉毛先是挑了挑,随即冷哼声笑出来,道:“老夫早料到你会跟独孤水狼狈为奸,但我也不是没有准备,伍海统领就是我的人,他不是不参加议会而是没时间,此刻王府已被他率领府兵围城铁桶,除

    了老夫的援兵外谁的都进不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在场其他人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们都属支脉,早在数千年前就离开王府在外发展,有的甚至触手伸到其他州域里,真正一直在王府里的只有兽州王跟独孤野,也只有他俩有资格。

    要争权必须有足够人马,日前他们便发出消息,召集下属带队驰援,没想到竟被独孤逝联合伍海拦在了外面?

    这有些糟了。

    大厅里气氛陷入一种微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骨碌碌”一阵滚动响声从殿门延伸到他们脚下,大家神经正紧绷着受到干扰差点动起手,幸好各自还有克制力,但脾气火爆的独孤鎏忍不住怒骂起来:“哪个不长眼的奴才敢这时候来打扰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忽然发现其他几个脸色都变了,盯着地面似看到什么恐怖事情,连独孤逝跟独孤水,还有王世坤眼中都写满了骇然。

    他疑惑低头看去。下一刻,他同样陷入巨大的惊骇中,因为那是颗头颅,一颗血淋淋,死不瞑目的头颅!而其主人,则是府兵统领伍海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